追完整整两个月,今天是真服了她

追完整整两个月,今天是真服了她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热闹了两个月。今年终于拉下帷幕——《演员请就位2》。开播到现在,话题不少:“S卡”标准是什么,《无极》争议梅开二度,大鹏版《花木兰》出圈……但绕不过的终归还是演技。各组“毕业戏”:陈凯歌的《宝贝儿》,讲述两个母亲之间的生命传递,以及随之而来的剧痛;尔冬升带来的《舞台姐妹2020》,是四个女人一台戏;郭敬明《无量》,依旧是“郭氏美学”的古装片;还有帮助之前杀青演员再度冲刺的陆川黑马作品《白蛇·人间》。Sir最想拿出来说的,还是赵薇剧组的收官之作——《折耳》。为什么?因为这作品能诠释出演技的三个层面——惊喜,成长,成全。在时间和条件都有限的情况下,依然给我们带来一场走心的戏。赵薇组最终入围的演员有三位:辣目洋子,贺开朗,马伯骞。坦白说。本季给Sir最大的惊喜,就是辣目洋子。以前,Sir小小吐槽过她。《胖子行动队》里她饰演的一个卧底特工,笑果平平,还不如她自制的搞笑视频有意思。是她没有表演天赋吗?现在看来,也许是她挑战了太高的难度。赵薇在《演员请就位》第一季里的一段话成为伏笔了——我觉得不是所有的演员都可以演喜剧很多人正剧悲剧都演得很好但你一让他演喜剧别人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赵薇说这个话,绝对是经验之谈。即使有熟练的演技,也不一定能跨过喜剧的天博网门槛。而辣目洋子在《演员请就位2》中闪光的地方,恰恰都不是喜剧。而是她本人形象的反差——她竟然能演成这样?《小偷家族》片段,她摒弃了化妆修饰,也没有刻意的夸张效果,用自己熟悉的东北话演绎了另一版的“残酷母亲”。《小时代》片段,她也收起一贯的搞笑,让观众能够放下先入为主的印象,接受:长成这样,也可以演顾里。从凡尔赛文学,到姐妹互撕,再到温情和解。这些突兀的转折,都因为辣目洋子的处理变得不尴尬了。《三替公司》里,她演一个神神叨叨的女文青,显然比其他演员更快找到了喜剧的节奏。这种可搞笑可煽情的功夫,是现在最吃香的。在《折耳》中,辣目洋子分别和贺开朗、马伯骞保持了一贯精彩的对手戏。一开场,是弟弟小海(贺开朗 饰)的日常。他煮泡面。刷牙。你看出来了。他只有一只手,还挺顺溜的。接下来,是姐姐小洋(辣目洋子 饰)登场,她提了一袋生活用品,来照顾弟弟。但很快,是两个连续的反转——姐姐问:你手呢?弟弟断了手不敢告诉姐姐,一个人消沉度日?他从衣服里,突然伸天博官方网站出左手,摸了摸姐姐的头。原来他是在体验生活,因为导演说要给他一个角色——杨过。从那以后,他就一直用一只手生活。家里的标配,是贴在墙上满满的电影海报。明明一直都演男九号,却始终做着明星梦,而且以一种近乎荒唐的执拗劲头坚持着,这样的一个人,是不是很像《喜剧之王》的尹天仇?听说他能演主角的消息。姐姐的表情,是欲言又止的为难。她内心里怀疑。甚至很可能,这种空欢喜一场的事,他们早就经历了不止一次。但姐弟俩性格的区别也就看出来了——一个理想主义,一个现实主义。市场买海鲜,姐姐忧心忡忡地说除了聊杨过外,弟弟就没说过别的。他缓缓转过身,淡淡地说:“自从杨过受伤以后,就变得很沉默。”姐姐无可奈何地欲言又止:“小海——”只见弟弟一本正经地回答:“你要叫我杨过,不要让我老出戏。”好吧。弟弟沉浸在他的梦想里。姐姐呢,特实在,接地气。一有空了就数钱。她每天都随身带着一扎假钞练习数钱,想要在数钞票比赛中拿奖金。弟弟进入不了姐姐唠叨的现实生活:买菜、吃饭、谈恋爱、赚钱结婚。姐姐也进入不了弟弟的戏精生活。她为了和弟弟有交流和共同话题,主动提出给他搭戏。但她一扮起小龙女……串戏了啊这。

辣目洋子终于正确使用了她的浮夸——浮夸,才说明了姐弟之间的隔阂。这段感情的成立,当然不只是辣目洋子一个人。一开始,《演员请就位》给人的感觉是演技擂台。不管资历、知名度,上了台都一样。没有在片场磨练过多年的新演员,能够在这个舞台上招架得住吗?马伯骞,他自己坦诚说,不会演戏。他看起来最有趣的时刻,就是不演的样子。招牌式的魔性笑声,台下天博体育官网的导演一听到都忍不住了。他的竞争力在于,不管是在什么场合,什么剧本里,总是能想办法保持生活里最自然的味道。在赵薇的《三替公司》,他一口陕西话,能够把观众拉回地面。贺开朗。一开始没人看好。第一场他演《82年生的金智英》中的丈夫一角。郭敬明表示质疑。(问赵天博首页薇)你觉得开朗哪里好啊陈凯歌甚至直接说——如果表演有一道门的话你还站在门外边呢为什么?金智英是一个精神濒临崩溃的家庭主妇,但贺开朗的表演,反而让观众更担心起丈夫的精神状况。Sir能理解赵薇为什么选择他。贺开朗属于内心敏感,有点封闭和自我的演员。优点是他不懂套路,愿意一直把内心中真实的感受逼出来。但缺点,是他太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太懂得与对手演员交流,也不会去抓观众的情绪。他需要比较合适的角色。《昨天》。他演绎出自己理解的偏执和决绝。陈凯歌看完后说,第一次觉得,他是会演戏的。还有在后台,很多人让Sir说的《剧场》。他饰演一个冷酷的保镖,本来奉命保护带资进组的女演员,结果参与到了剧本创作,越陷越深,最终为了保护自己的作品,将不会演戏的女演员杀了……如果说之前,贺开朗的成长是从完全不入戏,到能让人相信他演的角色。那么在毕业作品《折耳》中。他学会了用留白进行互动。把对手的情绪隔开,还让观众的情绪抽离。缩减对话,用眼神、肢体说话。精彩的,来自海边的几个场景。其一,姐姐亦步亦趋地跟在弟弟身后,两个人的对话,只有寥寥几句:- (姐姐)你中午吃什么- (弟弟)随便-(姐姐) 那晚上呢?- (无语)几句并非面对面、牛头不搭马嘴的对白,已经把两个不一样性格的人彰显出来——姐姐永远关心一日三餐与当下;而一半袖子在风中飘扬的“杨过”,只想一心修炼武功,凡人的事哪是他考虑的。但这没有让人觉得别扭或者违和,也没有让人觉得姐姐烦或者弟弟高冷。因为,亲人的对话无非如此——说得多也可以,说得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们没有将那些恨不得为对方掏心掏肺的话,怼在观众脸上。因为并不是流着泪呼天抢地,才叫“亲情”,也不是歇斯底里的叫喊,才叫“飙戏”。其二,两人面向大海歇息。弟弟对姐姐说,“你知道杨过的独门绝技”是什么吗?他径直地走进海中,在水面上表演杨过的独门绝技,黯然销魂掌。镜头转向姐姐,眼神空洞、茫然。接着蹲下来,拿出自己的假钞,用手指沾了沾沙子,开始数钞票。大风一刮,钞票全都散落在沙滩上,姐姐赶紧起来捡。- (弟弟)这些钞票都是假的,有什么好捡的呢?-(姐姐)假的也是钱弟弟走上岸来,两人一起默默地在海边捡假钞。这一个静默无声的场景。静默无声的场景与上文不接下语的对话一样,突显的不是姐姐和弟弟的差异和隔阂,而是——油然而生的情感连接。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照片,姐姐说:“唉,为什么爸的基因就不给我匀点呢?”弟弟就讲了“我的一个朋友”的故事:他的一个朋友养了两个猫,一个是漂亮的美短,一个是傻乎乎的折耳。后来这两只猫一起生了两只小猫。但它们生的孩子并不是美短和折耳的混血,还是一只漂亮的美短和一只傻乎乎的折耳。片名的“折耳”,是一个隐喻,两代人的故事。对手戏更高的一层,是演员把角色构造上蕴藏的情感表达出来,让观众感受到产生的化学反应。我们今天一谈到演技,最喜欢用的一个词就是——炸裂。但演技是像施展武功一样,让人越叹为观止越好吗?章子怡凭《一代宗师》获第33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完美的一场翻身仗。她哽咽着感谢的第一个人,是在电影中演对手戏的梁朝伟。几年后,章子怡又在另一个场合上说道:没有梁朝伟就没有“宫二”。言外之意,演员之间一定是相互成就的。你看《演员请就位2》,从来就没有所谓的“一个人撑起了一部戏”。Sir举一个“美中不足”的例子:《演员2》里,温峥嵘和黄梦莹演对手戏的《梅兰芳》,获得极高的评价。但导师都说有一些遗憾的地方是:一个表演用力、一个表演稍微收着,造成整体情绪上有些割裂。就像赵薇导演建议的:“两人把自己强的地方都互相给对方一点,就能够调和得特别舒服。”表演从来不是演独角戏(除非你看的是独白剧)。好的表演都是在“对手”之间,你来我往。走进彼此,也让角色成就彼此。剧中一段激烈的冲突,是弟弟发现本以为担任男主的剧,别人早就已经开拍好几周了,杨过和小龙女,都已经好上了。弟弟喝酒,自暴自弃,撒泼,将那沓假钞重重地扔在姐姐身上。砸出来天博客户端的,是自己对这个金钱社会无能为力的愤怒。姐姐也终于显出了一点锋芒和脾气,转身就说收拾东西。这时候两个人分别用了一个小动作,巧妙地显示出了两姐弟的羁天博官方最新网址绊。回到房间,辣目洋子用一个笼着手的动作,显示了内心的踌躇;贺开朗踱到门外瞄着,担心姐姐真的离开了。

最后一段戏,就像平静下的暗涌,展现了另一种形式的冲突。饭店老板,仿佛是跷跷板的支点,一边挑起的是破碎的梦想,另一边挑起的是温情的现实。姐姐为了安慰弟弟,在饭桌上说:你可以试试用演戏的方式让老板免单。一番拙劣的演说后,老板却说:“你这样的,我在影视基地一天能见八个。”而姐姐却把老板叫过来,讲了一个故事就把老板征服免单。看似这是一段辣目洋子的solo。一上来,姐姐先自我介绍:“我是他姐,我俩是龙凤胎。”下一句是:他是美短我是折耳这个家庭里,每一个人都有了自己的角色:漂亮的美短,是爸爸,是弟弟;傻乎乎的折耳,是妈妈,是姐姐。在他们的妈妈临死前,妈妈使上最后一口劲,也要跟姐姐交代一件事。妈妈曾经最后悔的,是年轻的时候,爸爸想做的事情都不让他做,还打击他。所以特别希望,如果有梦,哪怕它不会实现。也不该由最亲近的人亲手去掐灭。一直表现“稳重”的辣目洋子,这时终于在整部剧中流下了眼泪。不知道是对去世的父母的怀念,还是对自我牺牲的委屈。老板这时候站起来说,这顿我请客。而在一旁听到真相的弟弟,也不知所措地哭了。辣目洋子只说了一句:“人家都请客了,多吃点啊。”前面一直在“嫌弃”姐姐的贺开朗,从一个占据主导地位的波峰上掉落下来,整部剧的情绪终于在这里达到了稳定的平衡。这段对手戏,一点都不刀光剑影,却让人感受到了舒服。贺开朗在赵薇导演的发掘下,他在前几期的作品中都表现出了一个为理想主义奋不顾身的文青形象。但他这次的文青形象,在演绎下多了一些对现实的思索和温情。就像在送别姐姐的时候,他紧紧地拥抱了姐姐,终于理解了她所有的付出。甚至Sir还要问,《折耳》说的只是一场姐弟情吗?小海和小洋(合在一起正好是海洋)。何尝不是一体两面。是同一个人,在社会中的不同挣扎方式。弟弟看似自私不懂事,但他的执着,是为了成名挣钱后,让姐姐过上更好的日子。给你买房子给你做嫁妆姐姐看似功利世俗。但你看她反复点着钱,何尝不是在细数自己错过的机会与梦想。弟弟真心的投入。到头来却发现是一场假戏;姐姐点着假钞练手。但最后弟弟才发现,这是姐姐留给他的“梦想基金”。所以当初“假钞”散落在海滩上时,姐姐才会那么着急。《折耳》处处都是反差的互补——理想与现实。里子与面子。认命与偏执。这不是两种人,而是每个人心中,摇摆不定的自我。辣目洋子和贺开朗不是谁压过了谁的风头,而是他们必须站到对方的处境中,这段演绎才能完整。这也是《演员请就位2》后期赛制安排的意义。他们往往在一个剧组共同表演了好几个作品,对彼此的熟悉度和默契度都在提升。因为成全对手的同时,也是在成全自己。从这个角度上。《演员请就位》其实不算一个真正的擂台。虽然有人站到最后,拿下冠军。也有人提前杀青,留下大家的惋惜和声援。但关键其实不是输赢,演员也没有输赢。因为演员最终的岗位不是综艺,而是带着在《演员请就位2》上获得的曝光度也好,互相切磋的经验也罢。到各自新的作品里,真正就位。到那时。观众的眼光一定会更犀利,更严苛。你们准备好了吗?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助理:小津安4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