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众传媒避谈“瑞幸造假门”所涉广告费2019年扣非净利润不足12亿元

分众传媒避谈“瑞幸造假门”所涉广告费2019年扣非净利润不足12亿元
[标签:标题]分众传媒的Get点是广告回款,那么随着造假门导致的危机和影响,未来这两家重要甲方的广告费是否可以为继?

《电鳗快报》文/李万钧

4月8日,分众传媒(002027.SZ)报收于4.09元/股,为2015年借壳上市以来的最低价。瑞幸咖啡(LuckinCoffeeInc.)主动披露财务造假已经过去整整一周,分众传媒尚未对所涉广告费作出正式辟谣。

分众传媒的“前生”也有着瑞幸咖啡同样的轨迹,也曾被浑水天博电竞app公司做空。分众传媒在开曼群岛注册并于2005年在美国上市,2013年完成私有化,2014年12月拆除VIE结构,2015年11月借壳七喜控股A股上市计划获得证监会批准,彼时承诺2015年至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9.6亿、34.2亿和39.3亿,并悉数兑现。不过,2018年开始,分众传媒的财务数据开始发生逆转。

业绩逆转,时间刚刚好。如果分众传媒涉及造假事件,脆弱业绩下的股价将跌落万丈深渊。

不辟谣,在等什么?

为什么要关注分众传媒对“瑞幸造假门”的反应呢?因为涉事方均有明确反应,监管也有明确态度,不吭声的,是不是意味着已经惹得一身骚?

目前,瑞幸咖啡已经成立特别委员会并在进行深入调查,中国证监会对此发文表示“零容忍”,“同宗门派”、同一大股东的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车(00699.HK)也发布了澄清公告,而分众传媒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和瑞幸咖啡的广告供应商,仅通过其他渠道表示瑞幸、神州的“广告回款正常”。

注意,分众传媒的Get点是广告回款,那么随着造假门导致的危机和影响,未来这两家重要甲方的广告费是否可以为继?

我们先看看瑞幸咖啡的“自曝”公告、中国证监会的反映以及此前浑水公司发布的做空报告。

瑞幸咖啡公告称其内部特别委员会调查发现,该公司COO(首席运营官)刘剑及其部分下属在2019年第二至第四季度捏造交易,虚增虚假销售额高达3.1亿美元(约合22亿元人民币),相关费用和支出也有虚增。

目前,相关调查仍在进行,并会对财务数据等情况进行公告。注意,除了交易额,还涉及“费用、支出”,广告费是重要的一项内容,瑞幸咖啡可是靠品牌快速走红和上市的。

针对瑞幸财务造假事件,中国证监会第一时间发布声明表示高度关注,并表示强烈的谴责。证监会在声明中称,瑞幸咖啡注册地在开曼群岛,经境外监管机构注册发行证券并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中国证监会将按照国际证券监管合作的有关安排,依法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坚决打击证券欺诈行为,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

有了中国证监会支持,对瑞幸咖啡的调查想必会更快。长远看,这对中概股是一个利好。

浑水公司做空报告则更多从“技术”层面发出了较多信号,在其经过详细调查后认为,2019年三季度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而瑞幸咖啡的广告费支出可是巨大的,根据此前的公开信息,瑞幸咖啡2018年全年广告费28.83亿元,2019年一季度广告费16.81亿元。

自曝财务造假、监管层高度关注和数额巨大的广告费以及第三方公司的调查,这足以让广告供应商喝一壶的。分众传媒是否应该对瑞幸咖啡广告费给出一个明确表态呢?“广告回款正常”这样的回应有点顾左右而言他,不查,就不说吗?

2019年分众传媒扣除政府补助的净利润不足12亿元?

分众传媒可是行业的佼佼者,依托强大的覆盖能力,招来了一众新经济品牌、知名品牌客户。分众传媒表示,该公司构建了国内最大的城市生活圈媒体网络主要产品为楼宇媒体天博官网首页、影院银幕广告媒体和终端卖场媒体等。截至2019年7月末,该公司的生活圈媒体网络除了覆盖国内超过300个城天博网址市以外,还覆盖了韩国、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近20个主要城市。

不得不说,分众传媒是一个优秀的“品牌推手”。该公司在定期报告中这样表述:神州租车、饿了么、瑞幸咖啡、快狗打车等新兴品牌纷纷选择分众作为线下引爆的核心媒体;优信、猎聘、小米、美团点评、映客、51信用卡、多益网络、同程艺龙等成功上市或准上市的企业,作为不同行业的开创者,都选择运用分众传媒在时间窗口进行饱和攻击,在用户心智中取得优势位置,在市场上取得了领先份额。

但是,分众传媒的业绩表现不容乐观,2019年该公司财务数据全线崩溃。

根据此前披露的业绩快报,2019年该公司营收利润天博iOS版下载等核心财务指标均大幅度下滑,其中营业收入预计121.36亿元,同比下降16.6%;营业利润23.86亿元,同比下降65.68%;实现利润总额23.48亿元,同比下降66.1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75亿元,同比下降67.80%;基本每股收益0.13元,同比下降67.50%;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3.76%,较2018年减少33.16%。 

从历年的定期财报看,分众传媒的已经出现衰退迹象。2017年之前均保持良好态势,营业利润均保持较好增长,且利润增速超过营收增速,如2017年营业收入增长17.6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34.9%。

公开披露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众传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6.27亿元、102.13亿元和120.14亿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89亿元、44.51亿元和60.05亿元。借壳上市三年(2015年至2017年)业绩承诺其的利润对赌,均已兑现。

但从2018年开始,大好形势开始逆转。2018年分众传媒增收不增利,实现营业收入145.51亿元,同比增长2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23亿元,同比下降3.03%。

2019年如上业绩快报数据,所有核心财务指标全部开挂“倒挡”,净利润从历年的几十亿下降到十几亿元。

根据分众传媒2019年底的一份公告,该公司获得各种政府补助合计6.85亿元,如此巨额补助占到该公司2018年净利润的10%以上,预计会增加公司2019年度利润。

分众传媒在业绩快报中披露,2019年的净利润18.75亿元,以此计算,政府补助占到36.5%,如果上述补助金额全部计入净利润,则该公司的主营业务的净利润应为11.9亿元,不足12亿元,令投资者大跌眼镜。

A股“割韭菜”运动完美收工,分众传媒跌落神坛。

在业绩鼎盛期,造富完成,分众传媒借壳前进入的众股东完成减持。

从股价走势看,2015年至2018年,分众传媒的股价总体走势长线横盘震荡,尤其在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借壳上市前的一众股东,纷纷进行减持,为减持高峰期。以当前定点复权价格看,这一时期,股价从6元附近一路稳健飙升到12元附近,实天博体育官网现翻番。但从2018年7月,分众传媒股价从11-12区间,一路下跌到5月附近,斩落到“腰”以下。2019年基本维持在5元至7月区间。如今,该公司股价不断向下突进,逼近4元/股,是该公司自2015年回归A股借壳上市以来,市场表现最差的时候。

截至4月8日,分众传媒总市值601.8亿元,以披露的2019年业绩快报数据,市盈率32倍。

2020年,分众传媒的业绩又将如何?未来用什么支撑持续颓势的股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